醫者仁心沒能擋住金錢誘惑專家收受回扣賄賂權衡

來自:南京寵物網  |  2021年04月09日

醫者仁心沒能擋住金錢誘惑 專家收受回扣賄賂140余萬

原標題:醫者仁心沒能擋住金錢誘惑 專家收受回扣賄賂140余萬  他的醫者仁心沒能抵擋住金錢的誘惑

“我學了8年醫,是想成為像吳孟超院士一樣的醫者,治病救人,挽救生命,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沒想到,我的醫者仁心沒能抵擋住金錢的誘惑……”賀某懊悔不已。

與紐約的Turbo工作室簽署了發行協議 作為醫學專業高材生、江西省萍鄉市心血管領域的專家,賀某的前途可以說是不可限量的。誰能想到,原本的高尚醫者卻被金錢蒙住了心。2014年至2017年,賀某利用擔任萍鄉市人民醫院心血管內科副主任等職務之便,在醫藥器材選擇使用上為銷售商提供便利,收受醫藥器材銷售商回扣、賄賂共計140余萬元。

2013年,剛任心血管內科副主任醫師的賀某,對科室醫用耗材的使用沒有太大的決定權。醫藥器材銷售商知道他個人能影響醫藥器械的銷售量也不大,所以給他的回扣也不高,一個支架的回扣只有300元。第一次,賀某收到醫藥器材銷售商給的1萬多元回扣時,心里有過一絲顧慮,但他轉念一想,比起別人幾十萬元、上百萬元地拿回扣,自己拿1萬多元也不要緊。正是從思想防線上剌開了一道口子,才導致賀某日后對大額受賄變得心安理得。

2016年,賀某主持心血管內科二病區工作,負責管理整個病區的醫療及行政事務,對醫藥器材產品的選擇有了決定權。于是,醫藥器材銷售商為了與賀某搞好關系,加大了給他回扣的力度,每個支架2000元、球囊1000元,回扣率提高到了7%,以提高自己公司產品的使用率和使用量。隨著回扣力度的加大,賀某得到的利益也大幅上漲,從1萬多元到5萬元、6萬元,再到后來的30多萬元。當初拿1萬多元回扣還會小心謹慎的賀某,此時面對銷售商送的幾萬、幾十萬元現金,都會點頭示意,嫻熟地收起來放在柜子里。

當上科室負責人后,賀某將收到的50余萬元回扣用于科室員工發福利、添置科室辦公設備、聚餐等,其余回扣用于個人和家庭開支。案發前,萍鄉市人民醫院對醫生收紅包問題進行整治,賀某分三次向醫院監察室上交紅包款9萬元左右,但這只不過是他受賄的冰山一角。賀某依然抱有僥幸心理,沒有主動將其余的受賄款上交。直到辦案人員到醫院院長辦公室,打叫他過去說明情況,他心里才開始慌了,猜測事情可能已經敗露。案發后,賀某如實供述了自己的受賄犯罪事實。

2018年12月20日,我列席了萍鄉市安源區法院審委會會議,就賀某收受賄賂財物“私收公用”的認定等問題發表看法。我認為,賀某收受回扣是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發生,所得回扣也由他自己進行支配。雖然他將收受的賄賂款部分用于科室發放福利、添置科室辦公設備、聚餐,但這并不能否定他受賄的既定事實,只是在量刑時可以酌情考慮。

我國刑法規定,受賄犯罪的核心是針對這種行為取得財物的違法性和對公務行為廉潔性的侵害。一旦行為人的行為具備了刑法上賄賂犯罪的構成要求,公務的廉潔性就不可逆轉地被侵害,所謂的贓款用于公務支出,也不可能從根本上改變這種侵害。因此,對于賀某用于公務行為的回扣款,我們也認定為受賄金額。但鑒于賀某將其用于公務行為而不是個人揮霍,并且在到案后將大部分贓款退出,所以,我們在量刑建議上給予了酌情考慮。

庭審時,賀某對自己受賄的行為供認不諱,他懺悔道:“作為醫生,本應是救死扶傷的,可我卻沒有管好自己,思想生了病,沒有及時治療,導致病情日益嚴重。我對不起病人的信任?!?/p>

2018年12月25日,因犯受賄罪,賀某被萍鄉市安源區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63萬元。賀某當庭表示認罪悔罪,不上訴。

(講述人系江西省萍鄉市安源區檢察院檢察長)

.nav-left, .nav-right{ overflow: hidden; text-overflow: ellipsis; white-space: nowrap; overflow: hidden; width: 45%; }

泰安治白癜風醫院哪家好
松原白癜風好醫院
貴陽治療包皮過長醫院
友情鏈接
日本高清高色视频免费_janpanese日本护士tube_女刑警被两个黑人挺进